胡說八道的野人!

有时候想法上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必须要靠物理位置的改变来解决。...比如说呢?

我们创造出某些产品,但不一定有利益倾向....但我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去想创造出某些东西--应该说被创造出来的东西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什麼是重要的#

请问马可波罗第三季该出了吧?问题是接下来还能怎么编,吿老还乡后在威尼斯过着抠门小气鬼的人生,还是跟热那亚的战争中被俘后监狱里口若悬河的生涯⋯都不怎么好看,还是留在黄上身边过着香艳且血腥的生活较比刺激些⋯您说是不?⋯#Marco Polo#

后来才知道,都市里的人们点上蜡烛,是为了替代没有真火壁炉的缺憾,没有了火的生活,生活将ㄧ片黑暗!⋯蜡烛的火,小小的虽然,聊胜于无,至少它还是火—真实的火。

楼上是过去,
楼下是现在。
楼上是记忆,
楼下是新鲜。
楼上是真实,
楼下是伪装。
楼下摆在人们面前的是化妆过的笑容,
楼上不想告诉你的是不为人知的过去和无数的秘密。
楼上偶而会骚扰一下楼下,
楼下偶而楼上坐下来一起喝杯下午茶。

新的客厅里的东西变少了。诺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一张大长桌和板凳,教堂椅,落地灯,单独一张皮质老沙发,茶几,没有电视柜而放在地板上的电视和JVC音响...东西变少以后的空间里,每样东西的关系变的独特起来,它们之间的摆放位置,大小,颜色和材质等被放大了--因为少,相互之间的关系变得格外紧密,变的珍贵而珍惜,不在因为太多而分散了独特性。⋯#庄短腿谈客厅#

镜头里如果不出现多余的东西,就不要出现--极力控制,并且减到最少,使得讯息尽量凝炼而集中,发挥它应有的功效,表达应该表达的。多一分也不多,少一分也不少。⋯#不多余#

我们画画,
我们写作,
我们唱歌,
我们舞蹈,
我们搬家,
我们编故事,
我们相互攀谈和相互取乐,
我们制造生气和制造欢乐,
我们喝茶和饮酒,
我们吃肉打咖啡,
我们晒衣服晾被子,
我们养猫撸猫和被它们嫌棄,
我们写一封信给从前的爱人告诉她正在看的一部电影,
我们向夜空呢喃,
向最亮的那颗星低吟,
我们要向你那儿出发,
我们带着棉被和干粮,
带着思念和唱谱,
向你走去,
向你走去,
请务必在那儿等候。
我们将带上被遗忘的歌声,
一路且唱且吟。
我们是天生的游牧民族,
长在都市里的牧民。


短腿人的一首小诗 20180112

在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里,都是对爱因斯坦和尼采的辜负,没二话可说。

假如说美团外卖也开始做起了非商家的念头,做起了回家吃饭里家庭主妇做饭外卖的生意的话,那回家吃饭还会有生意吗?我想他们是不是也开始动起这个脑筋了?⋯#好竞争啊#

人生应该除了莫札特,咖啡和wifi以外,就什么都不需要了吧。⋯

不管你的产品是空间还是床位还是矿泉水,你都得想办法把它们卖出去。要想办法把他们卖出去的话,就牵涉到怎么卖的问题,可能可以间接以卖书看书的方式,把你的床位卖出去。也可以带你去森林水源里面玩耍一番,把矿泉水卖出去。各式各样不同的卖法,最终是要把好的产品贡献给消费者,或者是分享给消费者,这就是卖东西的道理。所以不一定直接卖床卖水也可以拐着弯卖床卖水。

到处都在谈创新,创新这件事,有“创旧”这件事吗?或者说其实“创旧”也是另一种创新,只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创新罢了。

最近越发重视起跟光影之间的小游戏起来,在做空间设计的过程中。⋯也就是说,在空间里头光和影他们可以在这个空间里头玩游戏,互相对话而产生出一些额外的乐趣来。⋯#庄短腿谈空间#

下午两点的光影很美啊,在北京的冬天。⋯树枝影子照在胡同斑驳墙壁上。照进洪粉色房间里的光线,被折射在天花板上,带来了些温暖的色泽。。

零下五度的人生~

后来逐渐意识到,所谓的初心是什么?初心其实是遇见美的能力—单纯的遇见美,欣赏美,劳动并投入其中却不知所以然的那种状态。姑且就叫它初心。⋯#遇见美的能力#

由于新家是顶楼复式的结构,所以多富余了一些空间,和内人商量琢磨着怎么分配功能后,索性把做饭睡觉工作等日常生活的地儿放楼下,把茶室和储纳等放楼上,这样下来,就大大解放了楼下—日常生活的空间就变空变开阔了,没有太多不必要的东西出现,空间少了很多东西后,禅意也就一点一点释放出来。多出了很多空白的墙面,也有了点艺廊showroom的感觉,我彷佛能感受到它们在期待着些什么?是期待一些有背常理的想像还是久违的戏剧情结⋯我都可以接受啦。#期待什么#

人们开不好车子的原因,除了是不了解车子的特性以外,就是你没有能跟车子融为一体⋯要开好车的前提条件,除了了解你的车子以外,最重要的是要跟车子融为一体,你就是车子,车子就是你,没有你我。⋯#庄短退谈车子#

家是用来舞蹈的⋯而不是做饭炒菜煮咖啡用的。⋯#家的新定义#

真正让人有感觉的不是因为空间,而是空间跟人发生过关系的这件事情。

转载自:横竖制造

如果招牌的存在只是作为广告而存在,那招牌是没有意义的。相对的,只有招牌成为人们的需求和跟人们的生活发生关系时,招牌的存在才能彰显意义。所以当我们在做招牌时,我们要想的事情是,它真的是跟我们个人生活发生了什么关系?跟我们家庭其它成员又发生了什么关系?它是友善的,还是冷漠的,是有距离的还是较比亲切的关系?它是不是会时不时抬起头来对你说:hello,你好吗?你今天过得怎么样?的那种招牌...#一块温暖的招牌#

万事万物皆为表象,而表象乃是内心的映射,内心在想什么表象就会展现出他应有的样子,于是说表象就跟内心息息相关,表象不单独成为表象,内心不单独成为内心,他们是是一体两面的,表象是内心的皮囊,是他的一副面具。⋯#庄短腿讲道理#⋯ 圖盜自mona酒吧老板娘⋯

space,空間,是指物质存在所占有的场所,物体与物体之间的界线,或是物体与物体之间的相对位置等,抽象化之后形成的概念。与时间二者,构成物质存在的基本元素,是人类思考的基本概念框架之一。
人类可以用直觉了解空间,但难以概念化,因此自古希腊时代开始,就成为哲学与物理学上重要的讨论课题。空间存在,是运动构成的基本条件。在物理学中,以三个维度来描述空间的存在。相对论中,将时间及空间二者,合并成单一的时空概念。
伽利略、莱布尼兹、牛顿、康德、卡尔·弗里德里希·高斯、爱因斯坦、庞加莱都研究空间的本质。亚里斯多德将空间定义为事物的“场所”(希腊语:τόπος)。

说老实话,互联网时代的人们虽然住在都市里,但是沟通方式跟住在外太空里的太空舱的太空人的沟通方式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太空舱由于交通不甚方便,没有定期的地铁公交往来,要待上大半年一年的才能够回到地球来跟人见面,而住在城市里的人们,其实也都躲在每个人的属于自己每个人的“小太空舱”里头,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沟通,甚至极力避免直接打电话。
在严重依赖的互联网的沟通方式以后,你住在北京,纽约或住在外太空太空舱里,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有著同样一种太空舱式的孤独。⋯#互聯網時代的孤獨#

面对文字,你不诚实是不行的。—特别是,你对文字还有信仰的情况下。⋯#不诚实是不行#

如果说我们去一个商店只是为了购物,去一家咖啡馆只是为了喝杯咖啡,去了家书店只是为了买本书,去了家服装店只是为了买条裤子⋯那恕我一说,那商店,那咖啡店,那书店,那服装店未免”太廉价”了点⋯我的意思是说当我们去45R服装店时,按道理我们不是去买一件衬衫或一条牛仔裤这么简单,而是我们在试图购买它的生活方式或选择面料时的用心或工作人员兼服装模特儿的羞涩微笑—因此,我们应该不是走进ㄧ家服装店,而是走进了一个人的内心—那个人彷佛在跟你说,我真的蛮爱这些个衬衫的,那你呢?⋯#一家商店#

当然,好导演是枝裕和也有出锤(差错)的时候,比如说<海街日记>或<无人知晓>...但是一旦说到<奇迹>和<步履不停>时,大伙的眼睛肯定都会亮了一下下,前者描写两个父母离异的兄弟想借着新干线高铁交错而过时许愿以搓和父母让一家人重新在一起的故事;后者则是借着儿子带新婚媳妇和继子回父母老家省亲时发生的种种事情,愉快的和不快的...。两部电影都是着眼于家庭和家庭内部的矛盾纠葛与伤痛,但也不乏真情和欢乐。...是枝裕和擅长淡淡的讲故事,而不是依靠强烈动作和巨大冲突来讲故事的导演,来累积情绪和力量,累积到最后让观者欲罢不能...这两部电影没有出锤—相反的它很好,好得要死,不管事故事上演员上画面上音乐上都恰如其分,然若动人...因此借用来作为工作室的日志和宣传,感谢是枝导演的创作。⋯#still walk#

显示更多内容